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聚宝盆心水论坛 > 花锚 >

让藏药走出雪域高原

归档日期:05-07       文本归类:花锚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藏药一般生长在海拔3000多米的雪峰上,在高寒严酷环境中生长,具备耐寒、抗旱、光合作用强、有效物质积累高、生物活性强等独特的生物学特征。

  目前已使用的藏药资源种类有2436种,其中药用植物2172种,产自青藏高原的药用植物占藏医用药的70%以上。

  中国科学院藏药研究重点实验室依托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主要面向青藏高原地区人口与健康的国家战略需求,定位于藏药研发的应用基础研究。

  目前,藏药在药物理论、生态环境、药材资源、临床效果及炮制加工等许多方面具有独自的特色,尤其对治疗肝胆疾病、风湿病、心脑血管疾病、消化系统病等具有独到疗效。

  由于青藏高原地域辽阔,交通不便,加之古典藏医药著作记载不详,藏药在使用中存在同名异物、同物异名的现象,造成藏药材品种混乱,原药材产品质量性能不稳定,制约了藏药产品质量的提高。

  中国科学院藏药研究重点实验室(以下简称藏药实验室)主任陶燕铎指出,部分药品标准药材基源模糊不清,如藏药部颁标准及其他法定标准对基源的限定不明确,引起药材品种混乱。

  如今,一些地方对天然野生药材缺乏有效的保护措施,存在着重成品生产轻药材来源,重开发轻保护的问题,造成了资源的极大破坏,致使部分资源日趋减少,处于濒危的状态,如红景天、桃儿七、喜马拉雅紫茉莉、川西獐牙菜、花锚等野生藏药材都面临着资源匮乏的局面。

  1995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药品标准》(藏药卷)中收载138种药材,成药200种,仅占最常用藏药材的14.1%,收载的藏药种类数量十分有限。

  “由于缺乏藏药化学对照品检测控制的品种,无法建立起满足基本要求和技术特点的量化指标,质量控制指标不合理,甚至缺乏专属性或特征性成分的定性鉴别,不能达到质量控制的目的。”陶燕铎说,“这直接制约了藏药现代化进程和藏药的市场准入。”

  陶燕铎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藏药学是祖国传统药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独特的理论体系,是藏族人民两千年来与疾病斗争的经验总结”。

  虽然我国是藏医药的发源地,但是对于藏药研究和重视远不及国外。国内仅有寥寥数家研究藏药的机构,如青海藏医药研究所藏药新药开发实验室、青海大学高原医学研究中心中藏药开发实验室、甘肃省高校中(藏)药化学与质量研究省级重点实验室等,主要集中在西北地区。

  国内藏药研究人才和科研机构的缺乏,导致我国藏药优势资源不能充分开发,藏药理论得不到及时更新,严重阻碍了藏药事业的发展。

  为此,以青海省青藏高原特色生物资源研究重点实验室、青海省藏药药理学与安全性评价重点实验室、青藏高原特色生物资源工程研究中心等研究平台为基础,建立了藏药实验室。

  陶燕铎表示,藏药实验室围绕制约藏药发展的科学问题与关键技术,系统开展藏药基源、物质基础、现代化关键技术等方面的研究。

  经过前辈们长达50多年青藏高原及其毗邻地区的野外考察,藏药实验室获得了大量第一手资料。根据青藏高原特色生物资源研究及其产业化发展、生物医药“十二五”规划等的实际需求,将资源生态学、资源持续利用、藏药现代化、特色新产品创制、促进产业化发展等方面作为主要学科领域和未来发展方向。

  目前,藏药实验室在藏药基源研究、藏药资源物质基础研究、藏药现代化关键技术研究等领域形成了学科优势,在藏药材和藏药产品的标准化研究及特色生物资源的高效持续利用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丰硕成果。

  自成立以来,藏药实验室开展了藏药材资源的基源考证、藏药材物种库的构建、藏药材保护性开发与可持续利用;藏药资源的物质基础研究,如青藏高原藏药资源化学库及信息库的构建、天然产物及组分高通量活性筛选;藏药现代化关键技术的研究,如藏药材标准物质的制备,藏成药及藏药材质量标准的建立和提高等。

  据陶燕铎介绍,藏药实验室研制出建国以来第一个国家一类动物新药材塞隆骨;创制出复方塞隆胶囊、藏茵陈片等获得国家正式批文的藏药新产品;建立藏药材及藏药制剂质量标准44项;建立藏药质控指标和检测方法100多项,填补了藏药标准中无含量检测项的空白。

  藏药实验室还通过与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等国内知名的科研院所的联合攻关,开展了60余种青藏高原藏药资源物质基础研究及有效组分制备,分离纯化出300余个活性单体化合物,涉及生物碱、萜类、甾体、黄酮、皂苷、香豆素等类组分1000多个,并初步建立了藏药植物资源化学库,为青藏高原藏药资源持续利用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及科技支撑。

  陶燕铎指出,通过重点实验室的建设和运行,藏药实验室形成青藏高原特色藏药资源及相关研究领域创新科研集群,有力推动青藏高原藏药资源的合理开发和可持续利用,为实现藏药研究跨越式发展及其与国际医药研究接轨搭建平台。

  此外,藏药实验室也形成了自己的科研优势和特色,促进植物化学、微生物学、细胞生物学、药理学等基础学科的发展,使之形成梯队合理、技术先进、设备齐全的国内藏药资源及新药研究中心。

  陶燕铎说:“我们攻克了青藏高原特色生物资源研究领域中的一些关键技术难题,突破了传统技术制约瓶颈,最终实现了产学研相结合的发展模式,提升了企业在相关行业的竞争力,带动了青藏高原生物资源的开发和利用。”

本文链接:http://nuno-cruz.com/huamao/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