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聚宝盆心水论坛 > 水仙 >

★鹿晗170223★【原创】勇(陈长生彭勇)

归档日期:11-05       文本归类:水仙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感觉到身上绵软的重量,头顶隐约的光亮,那一刻,彭勇似乎在唇舌尖尝到了一丝血腥之气。

  他是个兵,不管曾经是个多么微不足道的小兵,血腥之气都是他每日避无可避的,他厌恶那种气味,尤其是,当手上沾染过后,似乎不管洗多少遍手,又洗了多久的碗盘,那股令人作呕的味道依然挥之不去。

  这股血腥之气似乎带着一种诱人的香甜,似乎有一股力量随之进入体内,让自己的气力充盈起来,让他还想要再舔一下。还未睁开眼,舌头却下意识想要再去寻那味道,额头上却被一人温柔擦拭的感觉惊醒。

  彭勇睁开眼。眼前的人长相犹如他的声音一般温润,一身白衣更衬得他脸色苍白的不像话,眉眼间却只是透着淡淡温暖的笑意。

  彭勇心想:我不是被炸死了吗?莫非因为我是为苍生而亡,所以到了仙界?眼前的人,是个仙人?

  “先生!您怎么能用自己的血救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呢?!还有,布,您放下,我来帮他擦,您快歇歇!”

  “别仙踪,我没事。”陈长生依然带着微笑,手里的布没放下,帮彭勇擦去了脸上的污迹后,刚要放回脸盆中洗一下就被别仙踪抢过去了。

  “不管,我师父下山前交代了让我好好服侍您,您什么都不让我做也就罢了,还捡了个半死不活的跟煤球似的人类回来,现在又耗费自己的血来救他,岂不是……”那个叫别仙踪的女孩似乎越说越急,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万一……万一……”

  “看什么看?!”别仙踪似乎是读懂了彭勇所想,一下子瞪过去。“我是蘑菇精,不是鬼!”

  “好了,他刚醒,我也有些乏了,不如你去帮我们准备点儿吃的?”陈长生因为刚才用自己的血医治彭勇,又打破了体内的星辰之力,想要站起身却一个踉跄又坐了回去。

  “先生!”别仙踪顾不得管彭勇想什么了,立刻搀扶着陈长生,一脸担忧。“您别起来,我去做就是了!”她转身没走两步又回过头来。“先生,您千万别再耗费心力了,有什么事等我做好了饭来做就是!”

  “在下陈长生。她叫我先生,是因我也是国教学院的院长,妖族公主的师父。你叫我长生就好。”陈长生说着又将脸盆里的布拧干,帮彭勇擦拭手上的污迹。“你之前伤的颇重,似乎是火药之伤?你看起来也似乎不是我大周的子民。我该如何称呼你?”

  彭勇听了陈长生的来头,惊得立刻一个打滚从床上爬起来跪坐着,看看身上刚才盖的被子似乎被弄脏了不少,赶紧用刚被陈长生擦干净的手使劲掸掸。

  陈长生好笑地拉住彭勇紧张的手。“别急,有什么话慢慢说,我虽是治好了你的内伤,但外伤却还没痊愈,你这样做容易让伤口再次迸裂的。”

  “我……我叫彭勇。我……只是个小兵……是长城那边的宋国的小兵……就是那种……特别小的兵……”彭勇说话的时候头越来越低,声音也越来越小,手虽然没挣开却明显有往回撤的力。

  陈长生毕竟是刚用过星辰之力,饶是彭勇并未真正用力,他却没拉住他,不由脱力一松,人往前略倒,咳了一声。

  “你……你没事吧?那个人刚才说你用了自己的血救我?”彭勇急的眉头皱作一团,赶忙又扶住陈长生。

  陈长生一边缓着气,轻摇了摇头,怕吓着眼前这个名叫‘勇’,却看似有些胆小的人。

  “你要不躺上来?”彭勇说着立刻挪开了些,但一看陈长生这谪仙般的人儿,怕是会嫌弃自己这一身脏兮兮刚躺过的地方吧!脸上不由一讪。“呃……好像是脏了……”

  “实在抱歉,本是想你养伤,我却不得不歇会儿。”陈长生温润的声音像是一股溪水划过彭勇的心间。“你若不介意,我就这样躺着听听你的故事好吗?”

  不知道是因为陈长生的声音太过温煦,还是因为他躺在自己身前毫无防备的样子,彭勇似乎心里一下子就安生下来。

  从选择当兵,到因为自己的胆小无能被各将士无视,从遇到外邦佣兵,到和饕餮决一死战,彭勇不知不觉就一直说到了别仙踪已经做好了饭端进来。

  “先生!”别仙踪刚放下一盘子的饭菜,看到陈长生闭着眼躺在彭勇跟前,彭勇坐在一旁,以为陈长生发生了什么不测,立刻跑了过来。

  陈长生带着些许调皮之意突然睁开了眼,看着别仙踪笑了。“开饭啦?”他说着坐起身,一手拉起彭勇下了床。

  “刚才听你讲的故事,为了天下苍生,为了大义,你差点就没了性命,这不是勇又是什么?你无需如此妄自菲薄,我认为,你当得这个‘勇’字。还有……小兵之说,你也无需觉得低人一头。什么贵贱天命,在我这里……”陈长生神色略微一沉。“没有什么说服力的。”

  彭勇不知其中原委,却能看出陈长生似乎有些不悦,被拉着的手也稍稍用力回握了他一下。陈长生感觉到彭勇的动作,抬眼朝他一笑。

  “我在兵营里,大鱼大肉都是将士们吃的,我们只能吃素,最好的时候就是吃些菌类充当肉味了!”彭勇一边吃一边说,然后就感觉到一股杀意。他停下手里的动作看过去,别仙踪正咬着后槽牙瞪着他。这才想起,刚才别仙踪说她自己是个蘑菇精,连忙放下手里的碗筷,用力摆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要吃蘑菇!就这些都很好吃!都很好吃的!”

  接下来的几天,别仙踪除了吃饭时间,并没有来打扰过二人。她接触陈长生的时间不长,之前妖族公主白落衡将昏迷中的陈长生带来这里交给师父,从话语中她得知陈长生是时日无多且药石枉然,只能寄宿在这灵气充沛的山中或许能延长个把时日。

  陈长生虽然一直也没说什么,但是她能看出他眼底透出的愁意,可最近瞧他和那个小煤球相处却时常有说有笑,而且那种笑意直达心底。

  彭勇没什么学识,陈长生没经历过那种千军万马的战争,两个人相处往往是一个教一个学、一个讲一个听。

  “长生,你尝尝这个……”彭勇曾经在兵营里也做过伙头兵,所以最近也会自己下厨做些吃的为陈长生换换口味。一进门,只见陈长生正一脸痛苦,满额头豆大的冷汗不说,一手勉强撑着自己不倒下,一手紧紧摁住胸口,大口喘着气,仿佛下一刻就会喘不上来一样。彭勇立刻放下手中的碗,飞快地跑到陈长生身旁扶住他,让他能靠在自己怀里,握到他的手又发现手心一片湿冷。

  别仙踪听到彭勇的呼喊也立刻赶到了,见陈长生的状态不对,立刻喂了一粒师父留下来的药给他。谁知陈长生散了气力,药刚放进口中便掉了出来。彭勇捡起掉在陈长生领口上的药,二话没说放到自己口中,又喝了口水,扶住陈长生的手臂吃着劲儿让他头微仰,然后一口送入陈长生嘴中。

  别仙踪目瞪口呆地看着彭勇,彭勇这才发觉自己这动作似乎有点太过直接了,不由深咽了下口水。

  彭勇空出一只手摸了摸发烫的耳朵。“长生怎么会这样?”虽然看到陈长生表情有所缓和,却依旧手捂在胸口处皱着眉,彭勇不想也不敢放开他,依旧一只手搂着他,一只手帮他擦干额头的冷汗。

  “这条线,是先生天生的夺命线,是他体内的星辰之力作祟。如果这条线长到百会穴,那先生……就会死。而先生每次受伤或流血也会激发他体内的星辰之力,加剧这条线的成长速度。所以上次先生用自己的血救你……和自杀没什么区别。”

  彭勇从没想过陈长生竟然会有这样的宿命,手不禁有些颤抖,眼眶一热,马上就要哭出来似的。

  “别哭……我没事了。”陈长生终于恢复了些力气,自己支撑着坐了起来,抱歉地看看二人。“又吓着你们了。”

  “先生没事就好。”别仙踪抿抿嘴,看了眼彭勇。“那我先下去了。刚才多嘴,把先生的事告诉彭勇了,您……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转身离开了房间。

  陈长生一挑眉,心道原来还是被知晓了,怪不得这一副要哭的模样,于是反手将彭勇搂了过来。

  “莫不是真的要哭鼻子了?”陈长生拿出原先哄徒弟落落那一套。“快叫我看看。”他俯下身子自下往上地看着彭勇。

  彭勇自然明白陈长生是怕他担心在逗他,可是眼角瞥见陈长生的一只手还按在胸口,这刚要憋回去的眼泪,似乎又有要涌出来的意思。他抬起一只手轻覆在陈长生按着胸口的手上。

  “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我,心疼我。可是,这个我师父总称之为是命不是病的东西,从小缠绕着我,不曾放松,我说过,命,在我这里没有什么说服力,因为我不会放弃的,我要逆天改命。”陈长生说着望向远方。“所以,不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都不要因为我悲伤,要相信我。”

  那一刻,彭勇有些恍惚。他不知道自己正看着的,是一个人……还是一个仙?那,才是真正的勇敢吗?现在生活在这犹如世外桃源的山中,他的确是惬意的。尤其是,有陈长生这样亦师亦友的人陪伴……他甚至想,如果可以,他希望能一直和陈长生在一起。

  但是,他不知道饕餮是否已经除尽?作为一名战士,长城的另一边还有战斗等着他,还有城池等着他守护,即使他一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即使在饕餮面前他如蝼蚁尘埃。

  “我……我想陪着你。”彭勇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如此直白地说出来。“但是,不会很久的!我不会一直烦着你的!我只是……现在还放不下。以前,我觉得我没有朋友,我是怎么想的好像从来都不重要,能存在好像就已经很值得庆幸了。可是自从遇见你,你好像让我明白了很多大道理。所以……即使再舍不得,我也还是会走,去完成我该完成的使命。但在那之前……”

  “但在那之前,我是不会赶你走的。”陈长生笑着抬手搭在彭勇肩上。“你这些话说的,好像我很希望你走?”说完,他又探探头看向桌子上。“那是给我做的吗?我想尝尝。”

  “哦!对!”彭勇这才想起自己本来是来干嘛的。他将被子垫到后面让陈长生靠着,然后跳下床。“这是我用山楂果和蜂蜜做的羹,我看你最近食欲都不太好,每次都吃好少,这个应该可以开胃的!”

  “嗯,好吃!”陈长生吃了一口立刻夸张地说道。“你知道吗,我有个朋友是条小黑龙,她最爱吃东西了,如果她要是在这儿啊,估计你这山楂羹她一口就吞了!还有……”

  陈长生和彭勇设定了一个三个月之约。三个月后,彭勇必须离开,继续他人生的征途;而三个月内,如果陈长生先去了,别仙踪也不得赶走彭勇,会允许他坟前陪伴至期满。

  陈长生其实状态一点也不好,如同强弩之末,即使他每天依旧对彭勇温柔笑对,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精神极差,面无血色,即使刚睡醒也疲惫不堪。但是,他并没有同彭勇说,什么都不说,彭勇也会看得出他的情况,只是不会知道……他究竟还有多少时日。

  彭勇看到刚才看着看着书睡着的陈长生醒了,舀了一碗茶拿到他跟前。其实他煮的茶远比不上陈长生。但陈长生却总说喜欢。他也自然乐得能为陈长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彭勇定定站着,心里某个角落似乎没戳了一下,不大点儿地方,却很疼……很疼……

  陈长生没有追问,但是他看得出彭勇一路上的心不在焉,在他摘下草药,彭勇第四次说错是什么的药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彭小将,这些虽然都是救命的草药,但是用途大不一样,你要是记错了,还是不妥的。”他说着将草药塞到彭勇手中。“看你从出门的时候就不大对劲,心里又有什么磨不开的疙瘩了?说来让哥哥我听听?”

  “谁……谁说你是哥哥了?”彭勇看了看手里的药草。“这是仙鹤草,平性的,可收敛止血。你看,我有在记啊!我只是……你给我带来的温暖,让我总不由自主地想时间慢点,再慢点。长生,我这样是不是太软弱?太立场不坚定了?”

  “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你无需介怀。”陈长生说着突然面色一变,手下意识地抓住彭勇。

  陈长生一时痛得说不出话,只能点点头。彭勇立刻将陈长生身上的药篓摘下来,将他背起来,又拾起地上的药篓。

  别仙踪又喂了陈长生一颗丹药让他睡下。她知道,那些药并不能医治他,只能暂时抑制住他的痛苦。陈长生的时日,真的不多了。可是她就是知道,他一定至少会撑够三个月的,哪怕只是多一天,多一个时辰。

  以前的陈长生总会说,希望自己死时不会是孤单一人。但现在的他,反而不希望让这些爱他在乎他的人见证他的死亡。因为,此刻的他已经不再是孤单一人了,他的朋友们都活在他的心里。

  “哦。”别仙踪模糊应了一声。“你要在这儿守着先生吗?那我先回屋睡了,有事你叫我。”

  别仙踪走了,彭勇挪了挪屁股,坐的挨陈长生又近了些。这一次,他发现,陈长生不仅仅是面色苍白,似乎连原本有些发粉的唇色也变得干燥无血色。拿起旁边放温了的茶水,彭勇用指腹一点点蘸着,轻润过陈长生的双唇。放下杯子,他发现陈长生的手也一片冰冷,于是虔诚地双手握起,捂一捂,又试着呼呼热气。

  还有大约二十天,三个月之期就到了。他记得陈长生曾经跟他说过,有的人,一生只能遇到一次,就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陈长生于他,便是如此。

  他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兵。不会高强的武功,不会治病救人的本领,做饭煮茶尚不及别仙踪和陈长生,大字不识几个,跟陈长生比,他一无所长。

  可是,在陈长生身旁,他从未让他感觉到难堪。无论彭勇说了什么样的故事或见闻,陈长生都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与关注,似乎他讲的事就是世间最精彩的一幕。无论彭勇做了什么吃喝,都好像是陈长生有生之年品尝过的最好的美味。

  他其实舍不得,真的舍不得。俯下身子,彭勇趁着陈长生还昏迷着,小心翼翼地将他拥抱在怀中。

  “对不起,又让你们担心了。”陈长生歉然地握了握彭勇的手。“扶我……坐起来吧,我没劲儿。”

  “你别这个表情,我其实都习惯了。晕晕醒醒的……其实也不耽误什么。”陈长生故作轻松地指向书架。“来,还没教你今天要识的字呢。”

  “这个字,念‘义’,孟子曾说是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这个义字,你一定要谨记,是正义、是道义也是情义,是为善……”一口气说了许多,陈长生忍不住又是一阵猛咳。

  “好好!我记住了!你先别说了,多休息一下!再喝点水。”彭勇说着将茶水递给他,帮他轻抚着后背顺气,然后又重新背了一遍给他听。

  山林中有一处空地,能看到月亮和星空。彭勇一个人坐在一块倒下的树干上,向上望。他总听陈长生给他讲星阵,讲星图,讲修炼的境界……可是他都听不懂,这些他从没有接触过。

  “老天啊,你是怎么给人定命运的呢?长生他人那么好,又什么都懂,好好活着不好吗?你像我,什么都不行,引爆了火药竟然还被人救了?!老天啊,咱们打个商量好不好?你看我还剩多少年,拿走一半给长生好不好?”

  “长生?!”已是深夜了,彭勇没想到陈长生会醒来还找到自己。“都夜深了,你怎么也不多穿点儿呢?”

  “那你呢?夜深为什么不睡?为什么不多穿点儿?为什么还要把命让给我?”陈长生走到彭勇身旁坐下。“阿勇,还三天了……”他仰头也看向星空。

  “你啊,我记住你了。”彭勇又仰起头看着星星。“天上那些个星星,我看着都一个模样,你眼睛的模样。长生,我走那天……我早上走吧,你别起来送我,即使醒了……也装睡吧。”

  “我去跟你说点儿悄悄话,然后我就悄悄地走。我怕你要是醒着,我就不敢说了,你要来送我,我就舍不得走了。”

  彭勇走的那天,外面还一片漆黑,本来就是天黑没亮的时辰,天上厚厚的云压得更是连一丁点星光都看不到。

  彭勇轻推开陈长生的房门,房间里多留了支烛火。想来,这也是属于陈长生的温柔。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看着床上合目而眠的那人,眉角、眼界、鼻梁还有嘴唇的弧度,一点一滴他都想刻印在心里。

  “长生,我要走了,回到我来时的地方。对不起,跟你要求这样告别,因为……我果然还是不够勇敢的吧……我……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一刻不见你都会想你在做什么,想你的每一刻却又觉得很心疼。你是好人,特别好的人,如果……如果还有机会再相见,你告诉我,我那种感觉是什么,好吗?”

  彭勇鬼迷了心窍般俯下身,在陈长生的额间轻吻了一下,然后自己像是也被吓到了般迅速站起身。

  “保重,彭小将……”陈长生在门关上的那一刻,缓缓睁开双眼,眼角划过一颗眼泪,皱起眉,血终于忍不住顺着嘴角溢出来……

本文链接:http://nuno-cruz.com/shuixian/1623.html